• 學校新聞

    首頁 > 明德新聞 > 學校新聞 > 正文

    陳一丹先生心得分享:聆聽,世界創新的聲音(2014年度“陳一丹獎教獎學金”頒獎典禮)

    作者:db^羅琴 攝影: 責任編輯: 來源:董辦提供 發布時間:2015-05-05 瀏覽:

    ??

    【摘要】2015年1月6日,在2014年度“陳一丹獎教獎學金”頒獎典禮上,武漢學院舉辦人陳一丹先生和師生們進行了主題為《聆聽,世界創新的聲音》的分享。真誠地分享了自己游學美國,在斯坦福大學作訪問學者期間的學習、生活、見聞及感悟。斯坦福的校園里有些什么有趣的事情每天發生?從美國東海岸到硅谷,一路走來又是怎樣的一番心路歷程?兩所學校怎樣成就了一個城市?硅谷為什么更加青睞那些失敗過的人?谷歌創始人怎么騎著自行車來迎接有朋自遠方來?如何看待方興未艾的留學第六次熱潮?一位互聯網創業家,一名互聯網公益的開創者——陳一丹,一直在路上,和你一起次第打開眼睛,打開耳朵,打開心靈。聆聽,世界創新的聲音,和陳一丹先生一起問路教育、問道產業、問夢未來。


    尊敬的龍董事長、覃院長、吳書記,尊敬的董事顧問林倩麗教授,尊敬的各位院系領導、老師們、同學們:


    大家下午好。


    每次回到武漢學院來都感到很親切,很快又到了年底,迎來了新年。這次來到一年一度的頒獎典禮上,很高興看見師生們這一年來的努力,也很高興看到學校這一年來的進步,在這里先恭賀獲得提名以及獲獎的老師和同學們!

    我想和老師、同學們一起聊天,聊一聊這一年我經歷的一些事情。


    一、 斯坦福:法學院里的訪問學者


    從去年9月份開始,我在美國斯坦福大學開始為期半年的訪問學者,主要是在法學院學習。離9月份已經過了三個月了,現在是假期,過幾天我就要回去繼續研究和學習,我研究的課題是知識產權。我國的著作權法,頒布多年后,這次面臨第三次修正,我有幸成為《著作權法》修訂專家委員會的委員,我希望通過中美知識產權的研究,能夠對履行職責的修正工作,同時在著作權法的前沿觀察及未來趨勢等專業領域的研究,能夠有所裨益。在斯坦福法學院,我們是分學期授課,每個季度為一學期。剛結束的是秋季學期,我一開始不太適應。本來就“土鱉”,英文當然就“別扭”。尤其在純英語的環境里,聽力一項更使得交流變得困難起來。前三個月是我適應的過程,也沒有怎么去做研究,而是專注在我選修的三門課上,聽聽教授是怎么講的。美國的教授方式跟國內很不一樣。一般訪問學者以研究為主,至多選兩門課。而我選了三門。斯坦福法學院說可以,自由學者可以擁有較高的自由度。于是,每天下午,我都有90分鐘的課。周三的上午還上一個二十四太極拳的課程。


    這段時光里,每天的作息都很規律,仿佛是一個周而復始的過程,每天都在重復著相同的事情。這樣的過程對我來說是一個全新的挑戰,之前在騰訊創業的十五年里,從來沒有過這么“一成不變”的節奏。但我很快,而且很愉快的進入了這個角色。第一天上課,我把教授發來的準備材料都看了一遍,雖然是英文的,因為那些知識產權理論和案例,與國內知識產權理論有些是相通的,所以我以為自己很清都楚了。。第一節課坐下來,從教授開始說“下午好!”,后面我都聽不懂了,意思完全抓不到,如聽天書。一下子壓力來了,怎么辦呢?只有調整到每天用力地去聽,甚至去猜教授在講什么。 當然感謝其他聽完課的同學課后協助我理解。在美期間,每逢周六日有時候也出去走走,中間我就抽空去三藩市看了一個航空展,這是一年一度展示美國軍備實力的傳統表演。



    二、美國東岸:考察產學研潮流


    我是九月份到斯坦福的,但在八月份我先去了華盛頓,主要是與美國版權局、互聯網協會、軟件與信息產業協會等機構交流,并參觀了最高法院。華盛頓是美國的首都,也是聯邦立法的發生地,每天都有數以百計的法案在國會被討論、通過或者駁回。這些產業的代表,都會在那里設立一個立法的游說組織或機構。傳統電信通信業是立法游說的大戶,其中也包括互聯網。我們與這些組織交流后發現,他們游說立法的過程、影響程序的做法和判斷是很有意思的,譬如,他們現在判斷,奧巴馬總統還有兩年就要改選,這個時候尋求在知識產權或者是互聯網法律的突破,是屬于保守的狀態。很多電信業和互聯網公司的總部在硅谷,但大多都在華盛頓設有中心,負責立法游說和政策研究。


    我們訪問了美國版權局,相當于我們國家的版權管理機構。由于歷史原因,美國版權局設在美國圖書館,它的國家圖書館就成為了一個執法機構,這個是比較有意思的,這是因為美國圖書館是最早的版權登記機構,于是就一直延續至今。在知識產權的立法過程中,美國版權局是公開征求社會各方意見的,并舉行公開聽證。他們知悉中國著作權法在做第三次修訂,也很主動、積極地把他們美國的行業意見,發給我們國家的相關部門。美國是版權內容提供的大國,是版權的主要主張國,所以他們希望融入美國版權業的主張,比較進取。


    交流過程中,也發現,2014年12月出臺的,第三版美國版權登記審查基準,不僅包含了至今所有與版權登記審查相關法律的變化,同時也加入了大量的司法判例和實踐,描述得很細致,每個案例怎么判的,一個一個具體的例子為審查員提供了準確的指引,美國實用主義的法學思路由此可見一斑。跟我們國家的不一樣,各有特點,但非常值得我們參考和借鑒。


    我去的第二站就是紐約,一般去紐約都是去金融華爾街,金融的領域,我這次去,主要是到了各種大廈里面藏著的為數眾多的中小微企業,它們都是一些創新企業。比如我去到了明日實驗室(Tomorrow lab),小小的一個實驗室,開發各種產品,在硬件上融入一些原型設計,將科技理念、設計和制造三個環節打通。比如生產一個智能藥瓶,這個藥瓶里面有傳感設備和信息系統,服務對象是那些需要長期服用昂貴藥物的人群,這一部分人把藥輸入到藥瓶里,那么傳感器會告訴他還剩多少,提醒他每天吃多少量,還會將患者服藥情況都送到數據網絡上,數據傳輸過程都符合美國健康信息法案(HIPPA)的數據傳輸合規要求。比如電量販賣機,在沒有電的時候,為那些需要一次性大量充電的人群服務,人們方便地,只要刷卡投幣就可以現場充電或購買電源使用,這也是一個實用的小創新。這類小小的創新還有很多,諸如此類的還有智能家居送風等等,原來紐約也藏著很多創新,這跟他們鼓勵創新有關。


    接著我去了波士頓,與波士頓一河之隔的就是劍橋市。大家可能會想到英國,其實美國麻?。R薩諸塞州)也有一個劍橋市。這是美國常春藤名校密度最高的地方,各個高校里面有頂尖的實驗室和研究機構,它的產學研中的“學”和“研”都扮演著關鍵的角色。這一位是劍橋市的市長馬荷先生(David P.Maher),他就在校園的草坪上歡迎我們和交流。這和我們熟悉的很多規范的政府接待,感覺會很不同。他就是在草地上,很輕松隨意地跟我們交流。他講到哈佛和麻省理工(MIT)兩所大學成就了一個城市,就是劍橋市。他提出了劍橋市對創新產業的支持,比如提供一些比較便宜的房子、創業基地等一些支持。 其實這個都是學校產學研的結合,但是政府的支持也很重要。此前我也曾與一些中國學生交流過,為此我問劍橋市是否支持中國學生多過來留學? 劍橋市長說,說那是學校自主的事,不屬于市政的事, 但是他看到一個現象,就是在哈佛和麻省理工的中國留學生越來越多了。在這里,我們可以看到, 市政府在與學校密切結合的時候, 對于當地初創的科技企業發展提供了很大的支持,甚至他們會資助資金, 會提供一些免費辦公空間,采取減免費用等政策去支持創新。


    就是在MIT里面,有一個非常有名的麻省理工的媒介實驗室。這個媒介實驗室不是簡單的媒體,而是真正的介乎人與人之間獨立產生的媒介,所以它的范圍非常廣。這個實驗室現在每年研究經費達4500萬美元,獨立的研究經費來自很多渠道,其中一個重要的來源,就是來自企業的資金。比如視覺媒體的實驗室項目,就是來自谷歌的基金撥款,它們在在越南、柬埔寨都有一些科研項目,致力于幫助“信息平民”。有點像我們進行的建設農村信息化項目。 美國輻射到第三世界的國家,也會有社會基金支持。這個由學校主導的媒介實驗室建立30年了,里面有150名在讀的博士研究生參與,涉及到350個項目。它針對不同領域甚至未知的領域,做著一些最前沿的探索。比如說穿戴計算,可攜帶互動界面以及高效率計算系統,或者是在城市設計可折疊的電動車,甚至用電子手段對神經失調進行治療,還有可以通過“穿透墻角”的視覺技術,像“穿墻”一樣看到背后的現象。我去了之后,感覺他們在產學研中,“研”的這一環是非常前沿的,而且是世界領先的前沿。這里的產品還有全息照相機、人造外骨骼。這些是給殘障人士用的嗎?這只是其中的一方面,還可以給軍隊和所有人使用,當戴上了人造外骨骼,就可以輕輕地舉起很重的東西,這在軍事和民用上,都會有很多的應用場景與實際需求。還有給5到8歲的孩子們開發的積木編程程序語言,孩子不再是沿用傳統的模式教育,而是通過“試錯項目”,就是一邊錯一邊學。


    這里是MIT的另外一個實驗室,叫人工智能實驗室,它們最出名的,就是美國的登陸星球機器人,這些屬于國家級的項目,都是由這個學校實驗室去研發的。


    以下則純粹是校園風光,我們在哈佛校園走一走,可以感受到不同的文化背景與氛圍。比如說Henry Miller Memorial圖書館,就是由一位母親為了紀念逝去的兒子Miller而捐贈的,捐贈理由是因為他兒子是哈佛的學生。我們可以看到,中國留學生送給母校300周年的禮物是這個赑屃馱碑。 美國的學校社團,男學生參與的叫Fraternity(兄弟會),女學生參與的叫Sorority(姐妹會),哈佛有名的兄弟會坡斯廉俱樂部被戲稱為“豬俱樂部”。這個是他們售賣的一些紀念品,希望武漢學院的新校區,以后也售賣受到大家歡迎的一些對外紀念品。



    三、硅谷:科技創業的繁榮生態


    來到美國西岸,再次去了硅谷。硅谷是美國互聯網和科技企業的總部所在地,也有很多創新企業在這里,他們都希望在這里成為下一個谷歌和Facebook,我這次走訪了一些企業。


    這里是谷歌,這個屏幕是歡迎我們的。谷歌的成熟創新文化也體現在文化的兼容并蓄上。為了接待我們的考察團,他們把點心都做成QQ模樣,多么成熟而真誠的好客之道啊。我們和谷歌的高管做交流,會議的末半段,谷歌的創始人CEO拉里.佩奇騎著自行車來了,在跟我們分享谷歌的文化和產品的理念,然后又騎著自行車走了,這就是我們在谷歌與他們交流的情形。


    Netflix,是提供互聯網隨選流媒體播放的公司,這是一種商業模式的創新,他們會對電影電視劇節目進行數據的分析,找出哪個節目受歡迎。他們的CEO里德.哈斯廷斯給我們一行,講述了當年根據用戶需求探索商業模式的歷程。一個很流行的電視劇《紙牌屋》,就是Netflix根據用戶的需求拍攝和出品的。


    還有我們熟悉的Uber,通過與車輛聯系來滿足人群的需求,一方面出租車或可供使用的車輛有數據分析,另一方面用戶的需求是這么多,他們在這里發揮了作用,用互聯網模式把兩者連接起來,產生效應。我們問Uber管理層一個問題,當時Uber收費政策采用車資的20%是誰決定的,是怎么根據市場決定的?Uber創始人特拉維斯.卡拉尼克說:是我決定的。我們繼續追問是憑什么數據決定的?他告訴我們憑的是直覺。


    我們還去了特斯拉,特斯拉有非常環保的充電汽車,這也是一個創新的文化,尤其是電池的創新,符合更加環保的潮流,同時,它里面的數控也是非常炫的,受到年輕人或者是硅谷的精英階層喜歡。我關心的是他們的激勵文化,它給員工的工資其實是很少的,低于市場價,高管也是低于市場價,但是發了較多期權,吸引了一幫充滿激情的人,凝聚他們去一起創造未來。這個公司如果起來了,大家都有份分享,不行的話,就拿那么低的工資,這就綁住了一批為未來而奮斗的人,而且都是瘋狂地為未來奮斗的人,近期也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奇跡,這就是特斯拉。


    我們看到整個硅谷不只是一個單純的企業集群,而且是一個科技創業生態系統的繁榮。它的創業文化非常強,美國的創業者和其他地區的創業者面臨的現實對比,其優勢包括融資、輔導和風險文化等。比如我需要投資給你,你居然沒有創業失敗過,我不敢投給你,你要失敗過我才敢投給你。還有律師、人力資源、法律環境等等,他們都有一個很好的氛圍。我們可以看到在深圳有這個文化,因為這個出來之后會形成一個很強大的自身文化,北京的中關村也有一些這樣的文化。我相信如果未來武漢在各個方面起來之后,在更長的一段時間內希望可以看到,在武漢也出現這種創業文化。


    我到斯坦福還沒有去法學院,而是先去了斯坦福的虛擬實驗室,這個是虛擬人機互動實驗室,這位博士杰里米?拜倫森一輩子就研究一個事情,叫虛擬現實技術,研究幾十年了,22歲就開始,今年42歲,已經研究了20年。中國人說坐冷板凳要坐十年,他坐了20年的冷板凳,就在那里研究。我去試一試,我現在看到的都是各位,但那是攝像的虛擬現象,不是真的你們,你們就是走完了我還是看到你們。地上突然顯現有地陷,我真怕掉下去,好像就在一個懸崖邊,但其實就是實驗室的平地,先不說未來的應用是怎樣的,但是體驗的效果是非常震撼的,仿真感受的沖擊很大。這位杰里米.拜倫森博士成為Facebook的直接顧問,今年Facebook斥資23億美元收購了從事虛擬現實技術的Oculus Rift,這項技術就被前沿大公司鎖定了,未來怎么應用我們還將拭目以待。右邊這張圖是在美國的騰訊分公司,我們請了一位世界級思想大師,圖靈獎的獲得者皮爾教授,只講數學,只講理論,只講數學的因果,談了兩個小時,非常深奧,還有一些根本聽不懂?,F場的理科男聽起來也很難,隨團幸好有一位研究這方面的教授,耐心做了簡易的解讀,我們才有了邏輯上的一些理解,了解到它的理論非常扎實。


    我們還看到一些孵化平臺,如全球創新孵化機構Nest GSV。很多有潛力的創業小公司(Startup)都放在平臺里面,在里面創造一個個實驗室和創新文化,作為孵化器,由平臺公司來支持和入股創業,總有一些Startup會闖出來。這里提供一個初創公司Lending Club的例子:它在2007年于舊金山成立,現在已經成為美國最大的P2P借貸平臺。美國的利率是市場化的,中國現在不是市場化的,我們的利率是由人行決定的,在這一點上兩國現狀不一樣。這種情況下,美國就信用卡貸款比例可以高達18%,個人無抵押貸款15%到25%,可以在P2P平臺的利率上找到對接只有11%,這就是它的機會。但是怎么去評價這些借款人呢?它有一套完整的信用體系,做信用評分,針對小企業和個人分析定價,形成一套信用體系,所以在美國過度消費金融發達的國家,P2P就成為渠道之一了。


    其它還有很多研究機構,他們處于不同的生態角色,串起來就是整個創業的生態。這是另外一個研究機構,我們去了加州伯克利大學的法學院的法律科技研究中心(BCLT),專注于研究理論和未來以及法律前沿問題,這是設在學校里面的研究中心,做理論和前沿的法律政策環境研究,并建立業界學者專家社群。


    我們又去了未來實驗室(IFTF),這是一個有45年歷史的獨立非營利性研究機構,注重可能對未來產生重大影響的最前沿科技領域的研究,用他們的話來說,就是研究處于“可能”和“未知”之間的領域。這個未來實驗室是社會實驗室,它是可以收費的,因為它的研究成果給企業帶來對未來趨勢的判斷、新產品的應用、還有各個環節的把握,給各行業的前沿探索和指出一條實用性的路或者給予前瞻性參考,這里就會產生商業價值。它給我演示,圖像自動翻譯,如對著一個西班牙文圖像,一掃馬上翻譯成英文,以前他們在研究這個方向,現在已經在APP上應用了。


    在未來實驗室,我們了解到一個很重要的研究成果:以前80%是產品技術創新,很少是戰略創新,但現在最大的回報是戰略創新。



    四、向世界出發的第六次留學浪潮


    應該說,我們比以前的人幸福。以前看世界的人要遠洋漂流,而我們今天坐飛機看世界,只是時區的變化。我們如果把今天的互聯網時代比喻作航海時代,我們可以出去見識了,跟世界互通了。那么移動互聯網時代則是航空時代,就是你無時無刻都不在與世界聯通。


    林則徐是近代中國打開眼睛看世界的第一人,我這次去紐約唐人街看到了他穿著官服的雕塑立像。華人對他很認可,他提出“師夷”之說讓中國人如何去看待這個世界。黃遵憲是近代中國走出世界的第一人,由于職務的關系,他去過日本做參贊,也做過出使日本大臣,還到過美國舊金山做總領事,真的走出去了,他介紹日本的明治維新的情況,介紹西方制度和西方主張,他是中國維新運動中的積極分子。容閎是中國民間睜眼看世界的第一人,他是中國第一名留學生,第一名海歸,他是中國留學生之父。


    我這次去到斯坦福,與中國留學生做了更多的接觸和交流,有一個感覺,現在的留學生已經很不一樣了。近代以來中國出現了五次留學熱潮,第一次是晚清時期,以富國強兵為目標;第二次是民國初年,是以實業救國為目標;第三次是民國政府時期,以科技救國為目標;第四次是新中國成立之后,以建設祖國為目標;第五次是改革開放以后,以創業立業為目標。前面三次是為了救國,后面兩次是為了建設,但是有一個共同點,就是打開眼睛看世界。


    我認為,留學的第六次浪潮又來了。這一批人大多是城市的孩子,充滿了現代都市人的見識和視野,其父母輩都是改革開放的受益者,他們沒有那么多束縛,也沒有背負太大的經濟負擔,他們的思想更自由,因此他們更加接近現代化的潮流。


    我在學校里觀察,同時也得到教授們的印證。他們反饋現在的中國留學生和十幾年前相比,課堂內外都更加活躍并積極參與,而在以前通常都不大愛說話,只顧埋頭刻苦學習,現在已經主動融入各種活動中去了,而且還不乏各方面都優秀的佼佼者。與此同時中國留學生的現狀,已經很少去洗盤子了,因為他們大多不用再為經濟問題擔憂。但是他們要去公司實習,去各種實驗室實習,爭取實習經驗,甚至個別還開始與美國當地人合作運營生意了,因為美國人才有資格拿營業執照(Business License),而他們則從中獲得創業經驗。所以他們有自己的主見,有自己的興趣,有自己的探索,他們想著自己的未來。



    五、治學:打開眼睛,打開耳朵,打開心靈


    斯坦福的第一個季度是從季夏到深秋,校園的樹木也從綠色過渡到了金黃,我就開始了這個學習和研究的過程。對于參加課堂的思考,于我而言,最大的障礙就是語言,非常痛苦,我只有慢慢去適應和習慣。因為中國的知識產權核心與邏輯,與美國的知識產權的邏輯有相通之處,我之前有這方面的背景,理論內容對于我來說相對是簡單的。所以,我更加關心的是語言本身。


    我盡量打開眼睛多觀察兩邊教學的不同,中國教學是面授講解的方式,這里教學上是上課提問的方式。教授提前一周告訴大家:請提前預習這幾十頁到一百頁的內容,在學生完全熟悉案例的前提下,教授直接從各個角度想學生提問題,反復進行各種假設和思考,學生也隨時向老師提些問題。就是這樣的互動形式,看似很輕松,如果學生沒有認真準備,被問得啞口無言,將是“窘窘”的壓力。


    斯坦福的學生其實非常用功,他們在備課時幾乎也在圖書館。有時候也看到一些學生白天都在玩,原來他們選擇從晚上12點讀到早上6點,這是另外的一種勤奮狀態,有別于我們說的刻苦勤奮,相信他們心里是清楚要達到怎樣的目標,應該屬于一種主動的勤奮,這就是法學院的狀況。我自己最大的變化是在語言方面,以前只要聽到英文就自動屏蔽,反正有同事協助翻譯,我只討論內容,討論完了就結束?,F在,我會努力去聽,從一個單詞、兩個單詞,三個單詞,從小我們的英語語言應用環境就比較少,所以聽力和口語較差,但多年教育下閱讀還可以,因此要慢慢熟悉目前的狀況。我還在努力中,起碼我改變了態度,讓原來耳朵“失聰”的狀態改成了努力去聽,我上課都認真打起精神來,此時別的訪問學者主要在做研究,我卻主要是在攻語言。但這就是我這三個月的現實狀態,80%的時間花在備課和聽課上,上課作為訪問學者做研究的副業,現在倒成了我的主業,打開耳朵成為我的當務之急。


    訪問學者期間,我還去了幾次胡佛檔案館,里面可以看到二戰時期各種檔案,尤其是中國的檔案。這份原稿資料,真實記載了在抗戰勝利之后的1946年,一份由國民政府蔣介石頒布、軍事調出執行部委員里共產黨代表葉劍英、國民黨代表鄭介民、美國代表羅伯遜,三方共同簽發的軍事調處執行部命令。那個特殊歷史時期的各方,就是采取這樣一種歷史的解決方式,成立一個軍調部,通過三方簽署的辦法,去維護各方微妙的平衡。


    打開眼睛,是一種自發的態度,是一種單向的學習,當然也有兼容并蓄。這可能就是當時我們國家落后挨打以后一種覺醒的學習,“師夷長技以制夷”;打開耳朵,是一種自覺的實踐,互動的交流,會內化去想,如何在新的起跑線與世界平等出發,一方面是增進友誼與合作,另一方面也是增加與世界交流的理解力。


    今天,回到這里分享,更大的目的是希望師生們打開心靈,與世界坦誠地交流,這是一種自主的實現、文化的對接。面對文化沖撞出現不同新的狀況,如何文化尊重、尋求共贏,打開自己才能自我突破。打開眼睛我們看到了,打開耳朵我們聽到了,但更重要的是打開心靈,融入世界。


    可以觀察到,美國到現在為止,依舊是世界創新的發源地,日本也有很多創新,但是轉化為生產力遠遠沒有美國高。然而還有一個國家在這個方面很強,將創新轉化為生產力,是全世界最高的,而且遠遠超過了其他國家,這就是我們中國。將創新轉化為生產力,這是一種能力,創新的應用和落地是我們中國的強項,因此我們依然可以看到美國和中國,都在不同地方發揮著創新的優勢,都在推動生產力的發展。



    六、特色:將社會搬進課堂


    在校園生活里,我們發現有一些很有意思的講座,它們還可以算作學分。這個圖片里排隊進入場館的講座,是請到了美國空軍四星上將邁克.海登(Michael Hayden),他也是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的前局長和美國國家安全局(NSA)的前局長。這次是斯坦福關于國家安全難題的系列講座之一,斯坦福邀請了一系列全國知名的專家對許多啟發性開放式的問題進行討論,系列講座意在探尋美國如何在一個危險的世界取得公民自由和安全之間的平衡。本次講座,會在NSA持續監聽行為的大背景下,從內部角度介紹NSA項目的起源和發展,包括在911后應白宮要求出于反恐目的擴大監聽范圍等。聽眾排“人龍”入場,我提前了半小時到,也只能排在“人龍”的末尾,在我前面還有20人左右的時候就人滿“截龍”了,遺憾未能進場。這里有個小小插曲,四星上將來做講座,場外掛著橫幅“學生不要軍事”,原來是來自一個示威的學生組織。


    特拉華州的州長杰克.馬克(Jack Markell)也來學校講課,他講授的內容是科技經濟(尤其是互聯網經濟)發展對法律帶來的挑戰。這個州非常特別,它的面積人口很有限,但是有全美最友好的公司法,很多公司在這里注冊。他這次演講,介紹這種新商業模式下政府如何做到符合當地法律要求,從政府的角度思考怎么支持新科技產業的成功和發展,如何避免將新商業模式強行置入舊有的法律監管框架,提出鼓勵設立自律評估機制,考慮公共利益的平衡等。州長親自來給學生講解,讓學生們了解和思考產業政策的制定,有很大的啟發。此外,日常課程除了教授講授,也請硅谷律所合伙人、科技公司的法律顧問直接在學校授課,教學與產業互動緊密。


    這是加州巡回法庭在斯坦?,F場庭審的地點,在這個學校模擬法庭里,進行了一次真正的訴訟程序。該法庭可容納100多人,需要ID登記才可以進去,學生對這類活動非常重視,庭審前半小時就已經滿座。公訴人和被告律師早已正襟危坐,相關人等一律按部就班,有序井然,法官入場時全體肅靜并在書記員提示下起立。這是一個死刑復核案件,死刑復核法官對法律問題進行許多盤問,并沒有涉及任何事實的爭議。從雙方律師對證據法規則的反復推敲和陳述,以及法官的提問上,都可以看出美國訴訟規則的高度統一和嚴密性。整個過程,也體現了美國的法學教育和司法實踐結合之緊密。時長一小時,開始和結束的時間都踩得很準,毫無拖延。


    學校的實驗室、研究機構、社會機構的創新和產學研結合,在當地已經非常成氣候。很高興獲知,近期在武漢學院也成立了一個創業基地,開展“產學研”結合。希望以后各學科都大力走向“產學研”結合的實踐和應用,讓學生的學習、老師的研究和教學成果,與社會的實際應用真正互動起來。


    以前我讀大學的時候,學校都不時發生有翹課和同學互幫點名的事情。斯坦福校園里,課堂是開放式的,不點名,想來上課就來,不來也不會怎么著。在美國斯坦福上課是一種寶貴的資源,完全靠自覺性,學生花了那么多錢交學費來這里,如果不上課就是一次很大的損失。


    好,我們還可以看到另外一個校園文化,這是我與美國的老師和學生們在日常交流中體會到的。與這些美國學生交流中,會發現這些學生每個人都有自己夢想,知道今天要干什么,明天要干什么,他們對自己的人生是有規劃的。我們的畢業生,也應該不僅僅想著畢業就是就業,就業只是你人生的一部分。你整體的人生要努力自己去設想,并努力去充實它,需要規劃好此時此刻應該做些什么。同樣的,我們的老師也要有自己的夢想。在美國,老師請同學吃飯做客、參與社交互動都很平等,也很平常,對于他們而言,大多有著“終身教授”的理想,他們也有自己的教學追求、研究追求。美國實行教授治校,教授有很大的獨立性,尤其是權威教授,作為一個擁有行政權利的美國校長、院長,他們是服務型的校、院領導,同時也需要向社會籌集資金、建設平臺,將學校、學院經營得好,他們就會得到師生的尊重、行業的尊重和社會的尊重,他們一樣有他們領導和管理的理想。


    以法學院為例,法學院辦公樓里有一個庭院,就是以已卸任的上一任院長拉里?克雷默(Larry Kramer)命名,由教師們投票通過“拉里.克雷默庭院”(“Larry Kramer Patio”)。拉里是一位威望很高的法學院院長,他卸任以后就被聘為休利特基金會(Hewlett Foundation)的總裁,管理著一個高達87億美元規模的慈善基金?;饡怯蒆P惠普的創始人休利特,在1966年與妻子共同創辦。休利特先生,這樣的一位企業家,在年輕的時候擁有創業激情,把公司做得很大,中晚年的時候又把大愛付諸行動。取之社會、用之社會的情懷,讓我由衷升起深深的敬意! 對于起步不長的中國慈善,許多國內基金會包括騰訊基金會,雖然做出了一點成績,只能說我們是一個有特色的基金會。在這種國際視野里,在美國慈善文化的深厚面前,在文化碰撞的震撼之下,我對拉里總裁誠懇地說道:我們還需要好好地學習與取經。



    七、國際視野:問路教育、問道產業、問夢未來


    此時此刻,我們在武漢學院通過現代信息的一個窗口,可以看到這個社會,這個世界,我們是選擇做偏安一隅的學生,畢業以后有一份工作就行,還是選擇與國內各個地方對接,與世界對接呢?其實腳就在你身上,關鍵是你的志向、思想以及真正的努力。我們在武漢學院里看到一些現象,真正努力的人,無論老師還是學生,都是對事情負責,如果是對人或者是面子負責,其實就只是表面很忙的人而已,而我們武漢學院認可的,是真正努力的人。


    所以我們要用國際視野去看到這個世界的變化。這個世界未來的變化,也是屬于學生未來的變化。我們老師要培養學生,能夠看到這種變化,學院也會進入一個嶄新的階段,我們要以開放擁抱的心態。開放擁抱是什么心態呢?在日新月異的變化時代,我們這個時候應該迎上去,擁抱它,我們很想求變的心態。怎么變呢?也許還不太清楚,但不回避,不抗拒,而是以一種積極的心態,就由我來變、我來學習的狀態,投入到武漢學院的變化中去。所以未來無論是學生還是老師,求變的心情如果不迫切的話,在迎接下一個發展時期特別是移動互聯網時期里,大學四年,不變就是退步,所以必須要迎頭趕上。至于變化的效果,那是我們的能力問題、學習提升的問題,但是終身學習的人生態度必須要樹立。在武漢學院新的發展階段里,我們每一個人都要有主動求變的心態。


    耶路撒冷有一個猶太教的圣地叫“哭墻”(“Wailing Wall”),是猶太民族2000多年的精神家園,是神圣的地方。在美國的華盛頓特區,有一個越戰紀念墻,設計者是一名著名的華裔建筑師,每年都會有數以百萬計的人們前來,反思戰爭和思索生活的意義。在武漢,我們也樹立了一道讓大學生任意涂鴉志向和夢想的墻,這道墻就建在武漢學院新校區,在學生宿舍和教授專家區之間,我給它起了一個名字叫“志墻”(“Aspiring Wall”),意思就是有志向有抱負的墻,希望在每個學年,同學們都在這里盡情涂鴉自己的夢想,讓“志墻”成為武漢學院新的人文風景線,走進同學們的心里,伴隨著大家的成長,成為武漢學院的一道精神之墻。


    世界的確是處于變化之中,也處于創新的時代之中,我們培養的學生,一端連接著世界,一端連接著未來。那如何去連接世界、連接未來?開放的時代需要我們打開眼睛,打開耳朵,更重要的是打開心靈。問學校自身,我們學校自身如何連接信息化?在硬實力大規模的投入下,我們創新實現軟實力的提升,怎么去做到?前面提到的圖書館只是一個硬件,或許整個校區都僅是硬件而已,它是一個學校發展的基礎設施,然而更重要的是軟性建設。我們也問產業,在國家國際化戰略背景下,高科技日新月異的發展態勢下,產業如何匹配大國崛起?李克強總理新年的第一天就去了深圳,國家層面發出的信號也是要大眾創業,萬眾創新,這不僅僅是互聯網等新興產業與傳統產業結合,而且還是我們每一個人與未來的對話。我們培養什么樣的學生?問未來,我們每一個人如何自己回應?過去一年我們已經看到武漢學院的努力和變化,無論是新校區的建設,轉設工作的籌備,還是教學上的有創新、有改革,教師們整體是努力的,同學們也是朝氣進取的,樹立了端正的學風。然而可以看到我們的教學管理、教師隊伍的人才培養,依然有巨大的提升空間,所以我希望學院全體上下在新的一年擁抱變化、適應變化、努力提升,也祝福師生們在新年有所進步。


    過兩天,我要返回美國繼續開展我第二學期的學習,我也有目標,我會有所側重地去參與各種活動和研討,也會花更多時間在研究課題上,春節也將在美國度過,所以我也祝福自己進步。


    今年是農歷羊年,在這里我也預先祝愿大家三“羊”開泰、“羊”眉吐氣!謝謝大家。


    附:互動交流


    主持人:陳一丹先生跟我們說到了很多,包括在美國游學。這一切讓我們感受到要創辦中國最受尊敬的民辦大學,要打開耳朵聽世界,打開眼睛看世界,最重要的是打開心靈融世界。我相信在場的老師和同學們心中肯定有很多疑問,和陳先生來一次心靈的碰撞,看能夠得到什么答案?


    提問:我想提的問題是關于互聯網方面,現在互聯網化的勢頭很迅猛,很多學生就業時很想投身于互聯網產業中,您認為現在對于想投身互聯網工作或者創業的學生們來說最重要的是什么,您給他們什么建議呢?


    陳一丹:互聯網是未來發展的趨勢,這個產業已經逐漸成熟,且與不同產業結合都在持續發展的進程中。很明顯有幾種就業途徑是值得我們畢業生去考慮的,一種是如果我能夠進入一個大的科技公司或者是一個成熟的互聯網公司去看看它是怎么運作和發展的,融進去并得到鍛煉,知道產業和公司的前進步伐,這是一種選擇方向。前提是你的水平和能力要與全國優秀的畢業生PK,能夠脫穎而出,得到企業的認可。


    第二種選擇方向:現在互聯網創業不像以前一樣,它有很好的大數據平臺,有很好的基礎設施,很多大型網絡公司提供存儲和應用工具,只要在這個大平臺上出一個新的產品或新的服務模式就可能創業成功。但這個行業創業競爭十分激烈,要真懂這個行業,真能找到市場需求點和有能力實現它才行。當你發現你出的一個產品真的有機會,比如你做的這個應用產品剛好是適合“90后”的生活狀況和滿足到這個人群的需求。我們之前舉辦了一個沙龍,請了很多創業“90后”來分享,這些年輕人,他們每個人的思想和我們平時講的艱苦創業很不一樣,他們依然很努力,但是機會點在于,以他們對同輩人的理解,來滿足生于90年代人的生活和需求,包括娛樂需求、飲食需求或某個領域的需求,就能成功,因此你要發覺自己有沒有這樣的狀態、能力與潛力。

    第三種是通用專業的畢業生。比如學院有會計、金融或者是經貿、法律等專業,這是任何行業都需要的專業。這個時候是不是可以在互聯網的領域里扎入更深的理解,然后結合每個領域的發展,發揮自身專業的優勢和專長。

    當然,學院也可以結合未來的發展趨勢,培養更多與互聯網、高科技結合的專業,比如信息和科技領域的專業,培養創造性人才到產學研基地以及科技公司去交流、去實習、去就業。

    總而言之,互聯網和高科技的的確確是未來的大趨勢,有很多產業機會、就業機會以及創業機會,就看我們找到適合自己的選擇,也需要自身的努力和一些運氣,以及持續學習的能力。



    提問:陳一丹先生您好!我想請問武漢學院轉制以后學校會有哪些方面的改革,改革之后學校會有什么變化?對于像我這樣以學校為家,或者是有很多準備以學校為家的老師來說,我們應該如何去適應這種變化?


    陳一丹:今年是一個轉設的年,一個關鍵的年。這個轉設的過程中凝結了很多老師的付出,尤其是十年來的積累,打下了很好的基礎,才能夠去迎接這個轉設評審,評審的結果現在還不清楚,當然我和師生們一樣期望能夠順利通過。

    在這個努力的過程中,我們要感謝過去十年為此辛勤付出的老師和學生,以及我們的院領導班子,他們以一步一步的腳印,踏實地走到了今天?;A,是需要靠一輩一輩人去打下的。

    轉設成功一定會給學院一個大的變化,這個大的變化包括我自己都充滿期待。學院是公益辦學,從投入的角度來講,我們希望運作更加體系化一些,不僅是個人的投入,而且是以專業教育投資的公司制來長期投入運作,甚至是讓老師們都能參與進來的方式。

    作為校董會和院領導,也會做出更多的努力,我們也會更多與國際接軌,我是有這個愿望的。校董會如何開展呢?一會兒,我們可以請校董會龍峰董事長給我們展望一下:這次校董會領導下的院務會和各個老師都做了大量籌備工作,如果轉設順利通過,學院將展開嶄新的一頁,校董會如何規劃?為學生和老師們展開怎樣藍圖?學生和老師們又應該如何去建設我們的武漢學院。


    龍峰:董事會在2014年整個一年中都尋求這樣的答案,我們到了新校區域或者是轉設之后,武漢學院的方向在哪里?我們怎么定義,怎么定位,對師生和有志于與武漢學院一起成長、一起奮斗的老師,我們應該給他們一些什么樣的答案,我們一直在尋找,而且我們也成立了相應的小組,要求一些有這樣想法的員工、老師或者一些中層干部自己搜集大家的需求、大家的訴求,我們可能在接下來的過程中會有一些變化,新的武漢學院應該去擁抱這些老師,你又有意愿,又有想法,又有水平和武漢學院一起成長,這些老師我們是應該歡迎的;或者你有一定意愿,但是你的能力還差一點,可能職稱和相應條件目前還沒能隨著武漢學院高速發展而起來,但是不要緊,我們也愿意幫助你一起走下去。還有第三類的,我們不愿意看到你又沒有能力,而且你還沒有意愿與武漢學院走下去,你沒有很強烈的意愿,我們要創新求變,武漢學院今后怎么變靠的是大家,剛才獲獎老師說武漢學院成就了我,其實是大家成就了武漢學院,是因為我們大家的點點滴滴才帶來武漢學院目前高速的發展,在這個過程中我們都是相互摸索狀態,但是總的方向肯定是往好的方面走,這一點是堅定不移的。

    同時,我們這一類以武漢學院為家的人怎么辦呢?我們肯定會給大家一個非常滿意的答復,我們一直在想這些年輕老師以武漢學院為家,武漢學院就應該把你們的這個家打造得更好,為你們去考慮更多事情。我曾經在不同場合給大家提到過,包括幼兒園、接送老師的班車、老師周轉房,都會全力考慮這個事情,這是2015年的工作重點,14年要轉設,首先要達到國家對我們校園、土地、教學行政用房的要求,這些東西達到滿足之后,接下來就要達到老師的福利待遇,我讓你們也感到滿意。

    我們真正以武漢學院為家的老師能夠踏踏實實穩下心來,才能夠給我們這些學生帶來更多更好的課堂上的精彩講述,才能夠更多去關愛我們的學生,這樣才是一個正循環。

    陳一丹:我補充一點,以武漢學院為家的青年老師們一定會把這個家做得更好。這一批老師都是有理想、有教育使命的老師,我們如何在軟體建設的探索上包括在教學管理上、在教師職業發展規劃上、在教師實現成就上,將支持和服務的平臺建設到一個更好的程度,的確是需要我們持續探索和持續建設的。讓我們一起來努力,打造更好的明師、打造更好的明生,創造一個更好的明校。


    提問:剛才在您的演講中提到武漢學院會有很大的變化。我想問的是在轉設之后武漢學院涉及到人事制度尤其是關于教職工的職業發展規劃,職業晉級方面是否會有具體的變化?舉一個例子來講,比如專業教師有職稱評定,2014年也出臺了輔導員的規定用來支持輔導員的職業晉級,但是作為行政人員在這個方面缺乏相應的渠道,未來武漢學院在這個方面是否有具體措施讓行政人員也與大家一起分享武漢學院成長的喜悅?


    陳一丹:這是每一個老師關心的問題,在求變的過程中,的的確確不是現在就有一個現成的方案供我們去執行,我希望未來的探索,連探索方案本身都是共同來參與的,因為共同參與之后得出來的方向才是我們武漢學院人全體的方向、共同認識的方向,因此轉設以后我們應該會做更多的調研,去探討,無論在教學還是在發展的各個方面,我們都去探討,深入地探討,花大量時間去研究出設計方案,這些可能涉及到管理體系、教學發展以及相應的組織架構改革,都有可能。這么慎重又重要的事情,確確實實需要我們全體參與,共同探索,不同的角度參與,得出來的結果全體上下在這個基礎上去大力推行,因為那是我們武漢學院共同追求的方向,這個時候我們既是政策的不同角度的參與者,又是不同政策的推動者,因此先從這個角度做起,形成共識以后我們往前推,來創造一個武漢學院的明天。


    主持人:謝謝陳一丹先生,在陳先生分享過程當中讓我們感受頗深,所有老師和學生都提出自己心中的疑問,在這個時刻我們依然帶著希望和帶著祝福的掌聲送給武漢學院,也謝謝陳一丹先生。


    尊敬的各位領導、各位老師及現場各位同學們,2014年度“陳一丹獎”頒獎典禮圓滿禮成了,在這個時刻讓我們再次把最濃情的掌聲送給今天蒞臨的陳一丹先生以及各位領導嘉賓。在最后的時刻也祝福在座各位領導、老師、現場所有同學們在2015年能夠圓滿實現你的夢想,能夠萬事如意。祝各位身體健康,再見!





    您是第位訪問者

    聯系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江夏區黃家湖大道333號  郵編:430212

    聯系電話:027—81299779 

    Copyright By ?2018 . All Rights Reserved.武漢學院 鄂公網安備 42011502001225號

    • 掃描二維碼關注微信公眾號
    • 掃描二維碼關注QQ智慧校園
    飞艇计划精准在线网站